牵线

xqss52904发布

我曾经是一个很细腻,很多愁善感的人——或者说,现在也是。高中时,除了物理之外,我成绩最好的一科实际上是语文;本科期间,我最喜欢的一门课也是大学语文。文学艺术和科学技术一样,是我们和世界沟通的渠道。每天我们都在接触身边的美好,那么以语文为代表的文学艺术素养,就是帮我们感受美好、表达美好、建立起世间万物之间和世界与自己之间的情感联系的工具;它让我们更鲜活、更完整。
以下这篇文章,《牵线》,是我高三月考时的一篇作文。在我印象中这篇文章得分很高,被老师当成了范文。“风筝与线”是老师在上一次作文课中讲过的一个“动机”,所以虽然我不会飞风筝,更没遇到过风筝线断了的情况,但这篇文章依然以“风筝与线”为主题。现在看起来,这样的“考场作文”或多或少有些矫情;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想,现在我想这么细腻,可能都细腻不起来了。
这篇文章的主题是“幸福”。仔细想来,那时的我我真的像当时的自己认为的那样,对幸福一点追求都没有吗?或许不是吧。

曾经向往庄子笔下的逍遥。学期而非,抢榆枋而止,时则不至。如夏花般灿烂,如烟火般耀眼。没有人牵住他生命的线,是何等的幸福。

曾经向往王羲之笔下的兰亭。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亦足以畅叙幽情。心如江水伴随春而去,梦如硕果般随秋而来。生命线随着自己的律动而动,是何等的幸福。

曾经向往儿时梦中的风筝。在清风中舞动,在田野中飞翔,在歌声中摇曳,浩浩乎如凭虚御风,飘飘乎如遗世独立。如果没有附在身上的、他人手中的线,风筝便是世界上真正的幸福者——再无束缚,可以随心飞遍苍穹。

于是我也会随着我的心,随意地放些风筝,单单是看着他们自由的身躯,我压抑已久的心便也得到些许释然。只是幻想着摆脱了线的束缚之后的我们,生命会有怎样的精彩。在没人能牵着我们的线,只任我们自由飘过漫漫长路,飘过潮起潮落,飘过洁白与血红,飘过欢笑与泪水。

却丝毫没有注意手中的线早已凌乱。

也全然不知风筝的线和手中的线早已成为互不相干的两根。刚刚放出没一会儿的它,便已开始体验自由的幸福。

从此我便只用视线注视着它,看他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在风中凌乱。

直到他一头扎进前方一棵树的树枝。

死命的摇动手中的线,显然他毫无反应。想要去亲手把它摘下来,却发现自己和树的高度相去甚远。

离开了线的束缚,他却紧紧的被树束缚住了。

想到了飘逸洒脱的书圣,晚年也只能发出“后之视今,亦尤今之视昔,悲夫!”的感慨。

想到了追求绝对幸福的庄子,也只能在自己理想中的虚拟世界得到满足与幸福。

想到了《月亮和六便士》中的查尔斯,甩掉一切束缚之后也只能在悲寒交迫中死去。

想到了每晚挑灯夜读时,桌角总会出现的那杯热牛奶。

想到了每天中午正值劳累之时,同学主动递给我的那块苹果。

幸福,就是当你享受耀眼瞬间时,身旁友人和你共同牵住的分享之线。

幸福,就是当你跌入不尽深渊时,身后家人和你紧紧抓住的分担之线。

幸福,就是无论花谢花开,无论春去春来,都有人愿意牵住你的线。

幸福,就是当雪白染透了你的黑发、皱纹爬满了你的额头时,你能感受到生命中,存在着牵挂着你的那颗线。

分类: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