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让我成为我

xqss52904发布

1、从音乐这个角度来讲,我在南开也依然是个无名小卒,在清华就更是了。

2、说来我走上流行音乐创作这条路,可能比今天舞台上的各位老师要更早一些。我从4岁开始学电子琴,按照“1-3-5-7-8-9-特长生”的顺序逐年考级,到7级以后就稳稳地每年都是天津市优秀选手了。印象中大概是我在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就在当时的电子琴课上弹过一首自己的“原创”,我清楚地记得当时那个旋律的和弦都是我自己配的,在当时我就已经有使用终止式这个意识了。后来到了大概五六年级,在准备特长生考试的即兴演奏环节时,其他同学练的都是按照铺子上的旋律左手给自动伴奏,而我当时玩的是以谱面旋律为基础左右手自己即兴编织体了。有两件事我印象很深刻:第一件事是当时老师让其他同学弹拿到的即兴演奏谱,让我在不看谱的情况下现场给其他同学配左手肢体;第二件事是在一次课前老师指导我设计了当时最热门的歌《我和你》的钢琴演奏版本,当时我的版本里面就已经有了前几年b站流行钢琴圈里的左手跨三个八度琶音的这种织体了。

3、除此之外我还有一项看家本领是视唱练耳。得益于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培养起来的绝对音感,在每次考级和特长生考试的听音部分我是从来没虚过。当时老师在课上尝试让我同时弹的四个音(不一定是和弦),我的正确率基本上也是八九不离十。文中提到的这位老师姓赵,我在去年还见过他,大概是《同呼吸》跟各位见面几个月之后了。

4、上初中之后我就不再上课,也不再弹琴了,但我的乐理素养和耳朵上的功夫一直还在,所以听过的各种流行歌进了我耳朵就相当于自动分析和声了。

5、真正让我走入现在的流行世界的东西是2013年开始上映的《我是歌手》。高一高二两年恰逢这节目的第一季和第二季上映,大量的歌曲被制作成高质量的改编,我从那时开始渐渐地理解了什么叫编曲。在这两年对我影响最大的是第一年林志炫的《烟花易冷》,我忽然意识到钢琴还可以这么玩。当时的高中同学也都极度热衷于看这个节目,我就建了个群,每周节目上映时准时在群里面和大家开始交流。

6、高三《我是歌手3》让我真正开始踏进这一行。胡彦斌在那一季带来了很多效果爆炸好的编曲的同时,还创建了一个名为“牛班音乐学校”的公司,初期请到所有团队核心成员提供了他在歌手上的每一首曲目的键盘、吉他、声乐教学(后续谭维维也带着他的团队加入了),我从其中渐渐地开始掌握了一些编曲的思路和技法。胡彦斌返场的《眼色》这首歌,我是掰开了揉碎了扒了好多遍。

7、但是当年的我,甚至还不知道什么叫4536251。在这样的情况下,高三新年晚会即将召开的时候,我作为我们班的“外围文艺骨干”,准备尝试自己写一首曲子给唱歌好的同学到舞台上唱,结果这首歌从主歌到副歌甚至bridge,全部是一水儿的4536251。后来这首歌重新填词,变成了我们的班歌,我们甚至真的去录了,但因为我当时的技术实在是太匮乏(我甚至连cubase是什么都不知道,大家绝对想不到我当时的编曲方法是电子琴内录好了之后用windows录音机连3.5mm音频线到琴上录成wav文件再放进cool edit里面对轨),所以直到最后这首歌也没能和我们高中的同学们见面。

8、2015年的盛夏过后,我来到了南开大学,决定一改之前小白的状态,咬牙竞选了班长。为了当年的“e彩青春班团秀”班级评比,我写了一首班歌,这次是一首AABA的4536251。不过当时,为了考虑到男女生的音域不同,我在设计分段唱的时候,就已经设计了一些比较高级的转调。当然这首曲子后来也没有录音室版本。这首歌的名字叫《得见汝光》。

9、在入学军训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位同学在和旁边的人聊tango——听到这些内容我一下就打起了精神。这位同学就是我后来四年一直依仗并敬仰着的真正的dalao,爱乐创始人里面核心中的核心,郑老师。后来我还逐渐认识了赵老师、曹老师、程老师等一众音乐爱好者,我们聊得越来越多,他们听到我们的班歌《得见汝光》之后非常感动,甚至在一次晚会上表演了这首曲目。大一寒假我是歌手4开播,我们也在这个话题上聊了许多

10、聊着聊着就到了2016年3月,我们聊出来一个社团,名字叫南开大学爱乐音乐协会。

11、爱乐音乐协会在当时其实就是我们几个人搞的一个乐队。我们的第一个、第二个……第n个节目,都是李健的《车站》。当然,作为一个社团,我们的目标肯定是广泛团结可以团结的同志们,一起把南开的流行音乐做大做强。所以我们第一年的第一个活动就是乐理和吉他培训课。乐理培训课归我讲,一讲就是4年,甚至后来这课真的发展成了一门课,南开大学的e类课,名字叫《流行音乐赏析与实践》。

12、很快我们便收到了做原创的机会。2016年南开大学毕业歌《南说再见》,程津作词,郑祥雨作曲,我和郑祥雨编曲,赵梓鑫演唱,乐队伴奏。我们第一次走进录音棚。

13、下一次做原创的机会是2017年的毕业歌《南以离开的盛夏》。这次的模式是词已经由校级部门写好了,邀请大家提供曲子。在我和另外一位当年毕业的合唱团dalao的PK中,我的曲子毫无疑问地落选了。这首曲子后来变成了15光电班从南开“毕业”的“毕业歌”,名叫《别样》。这首歌的和声走向极其复杂,我今天完全不会这么写的那种。

14、这期间还有个小插曲:2017年电光学院五月的鲜花参赛曲目《我爱你中国》是我编的四部和声,这首曲子我全程参与了排练指导,差点就成了指挥(不过似乎还是钢伴更适合我),最终拿下了当年的理工科甲组第一名的成绩。我至今仍然和当时的指挥马老师保持着非常好的友谊。

15、2017年全运会在南开大学召集文艺演出内容,我们斗胆提了个申报,原创歌曲《青春相逢中国梦》。这是我第一次用cubase正式编曲,而且这首歌既不是卡农也不是4536251。最终这首歌的现场版登上了天津全运会火炬传递闭幕式的现场,天津电视台全程直播。对于第一次正式编曲的我,这个战绩无上光荣。

16、来到天大的我也在或多或少地参与着一些南开爱乐的工作,代表作之一就是《星空》。南开爱乐在我大三那年邀请了Pianoboy来学校开流行钢琴演奏会,当年的我们都很拮据,所以接送两位艺人的任务是由我开着我家那辆手动挡明锐完成的。他让我在车上放一些我的作品,我放了这首《星空》,他们都对这首歌给予了高度评价(尤其是bridge离调部分),后来还邀请我参加他的巡回演奏会并担任键盘手,不过很遗憾的是因为和期末考试时间冲突等原因,为了保住学分绩,我错过了这次机会。

17、学分绩确实保住了,我大四这一年来到了清华大学,因此错过了2019年南开爱乐The One专场演唱会的上台机会。这次演唱会的规模完全不输今晚的清华原创音乐会。

18、2020年初新冠疫情突袭全国,我和潘老师一拍即合,认为应该用我们的音乐力量,代表南开,为大家做一点什么。于是潘老师作词、我作曲编曲、潘老师主唱的《同呼吸》作为南开大学官方抗疫主题曲推出了,这是我第一首被人熟知且收获广泛好评的原创编曲作品,全渠道收听量破百万。我一直坚持自己编曲,过去是这样,今后也会是这样。

19、但是在清华这边,我一直没能融入主流的音乐圈。2020年我参加了清华大学音乐梦想计划,在去年认识了Lucius Zhu老师的基础上认识了于盛,了解了前辈刘晓光的故事。当时音乐梦想计划内部召集校歌赛30周年主题曲,我一直想投稿,但苦于自己没有作词能力,最终这一想法付诸东流。后来这首曲子还是让老专家们自己完成了,就是大家今天听到的《听到音乐请回答》。

20、我在这边第一次收获音乐创作和发表的机会,是2021年初,精仪系研会的一个邀请。侯军渝在寒假时给我打了个电话,约了个歌,内容是精仪系为校庆110周年献礼。这首歌从4月初正式立项,词曲上的推敲用了一周,编曲用了2天,细化编曲用了3个晚上,从0开始学混音用了一周。在4月25号,大家听到了这首《光影》。但很不幸的是,几个小时之后大家就听到了《贝加尔湖畔》和《一路花香一路唱》,那首歌当天微信推送阅读量才几百,QQ音乐评论数到今天都只有11个。

21、所以我一直都有一个在清华继续做音乐的梦。我的梦想就定在了毕业之前干到校歌赛决赛(因为我声乐功底为0且嗓音极度嘶哑,所以我觉得冠军基本和我无缘)并承包当年的毕业歌的作曲和编曲,看了胡皓闻师兄的朋友圈小作文之后,我觉得我的这个梦想离我好像不是很远,只要我坚持写,我就在进步,就在逐渐地靠近我的梦想。

22、今天参加了原创音乐会之后,我的梦想膨胀了。今天的现场实在是太炸了,高规格的乐队、专业的音响设备,更重要的是有这么多热爱音乐的观众,于老师在台上一次性唱了自己的十几首歌。在学校,做流行音乐,做到这份儿上,那真就是到头了。是音乐让我和这么多厉害的前辈们今天相聚在舞台上,但我现在也更期待,我的音乐,能够在3年后,让我自己站在这个舞台上。

我知道要实现这个梦想,单凭一个《光影》还是远远不够的。我现在正在积累更多的原创曲目,秉持“一年干一个,一个干一年”的思路,每做一首都一定要超越之前的自己,为大家奉献我的最高水平,让每首歌都成为自己心目中无憾的精品。

音乐,让我成为我。

分类: 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