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特论:如何看待袁娅维被淘汰?

xqss52904发布

袁娅维被淘汰,可谓是本季《歌手》爆出的最大冷门了。近年来对于袁娅维的评价,大众一直保持着“少数的两极分化+大多数的漠然”,也即,一小部分人认为袁娅维拥有更优秀的唱功、更先进的音乐理念,是中国soul和jazz领域当今的绝对领军人物;另一小部分人认为袁娅维演唱的曲目大多不知所谓,虚无缥缈,像是“跑掉”,而绝大部分人对袁娅维的认识停留在《说散就散》上,认为她是一个和冯提莫同级的普通的唱ballad的新人女歌手。

对于袁娅维被淘汰这件事,我们要从更深入、更高屋建瓴的角度去看待。但,总体的思路是:袁娅维每期的成绩,不仅反映这一个人的水平,更反映大众对这一类音乐风格的接受程度。严格来讲,袁娅维每期的排名再低我都能够接受,而本季演唱到第8季才被淘汰,也说明大众对袁娅维这种更新、更高深的音乐风格,相比三年前《歌手1》的时候有了更好的接受程度。不过这种接受程度不够,如果华语乐坛的发展一如现在这样,那么过几年我们不难想象,抖音神曲的各位原作者作为“当打之年”的首发歌手登上舞台的场面。

01 歌手实力,与本场排名并无太大关联

在2013年《我是歌手1》开播的时候,大家对歌手排名是非常看重的。当时正处电视音乐的当红之年,《中国好歌手》这类崭新的歌手评选节目以极大热度打开了一大片市场,这档节目作为一个大众性的娱乐节目,每期每位歌手的排名自然牵动着每位观众的心。当时我在读高一,班里还建立起一个“我是歌手观众群”,每期直播都在讨论歌手的表现以及看起来永远不公正的排名;这个群的活跃度,在我高三那一年,也就是《我是歌手3》播出的时候,达到了顶峰。不过,现在的《歌手》已经和当时那个节目毫不相关了。如今《歌手》已经不再是湖南卫视的流量主要来源,不是最广大的群众听新歌的第一平台;而是变成了华语音乐的“实验平台”,观众也变成了流行音乐圈内的、真正懂音乐、爱听音乐的那群最硬核的观众。这些观众对歌手的评价一定是基于音乐性和歌唱表现水平的,或许会有偏好,但在音乐性这一点上绝对会有一个公正的评价。而每场给出评分的500名大众听审,他们是来自全国各地、各个层次的“乐迷”“歌迷”,代表大陆地区最广大音乐受众的平均水平。他们近年来接触的音乐——如果排除掉学猫叫、火红的萨日朗这些抖音神曲——是在流量、利润的引导下,商人们想让大家接触到的音乐。最流行的音乐,最广泛的大众觉得最好的音乐,一定是每个人都能听懂的音乐,是符合最广泛大众当下音乐水平的音乐——具体到《歌手》舞台上,就是最有表现力的音乐,而不是最具高端音乐性的音乐。

02 观众投票,代表了对各个音乐类型的接受度

我一直看《歌手》,从第一季看到第八季,原因不只是《歌手》是华语音乐的实验平台,更重要的是,《歌手》的观众投票代表中国最广泛大众对以场上歌手为代表的这一类音乐的接受程度。第一季最火的是羽泉、林志炫;第三季最火的是谭维维、韩红;第五季最火的是林忆莲、李健;而到了去年的第七季,似乎很难说除了吴青峰之外有哪个人变得特别受欢迎了。《歌手》舞台上所呈现出的音乐类型越来越多元化,从早期的拼高音、到第三季的拼编曲、到第五季的拼故事性、到如今完全从音乐性上去拼唱功、拼曲风,可以说,观众明确表达出哪个人的表演明显优于另外一个人,是越来越难了。《歌手》的大众听审投票制度是投给本场最受支持的三个表演,那么大家在投票时,自然会投给大家平时最喜欢的风格的表演。我们需要明确的一点是,袁娅维主流的jazz、soul风是不属于华语的大众流行流派中的。最广泛的百姓更喜欢的大众流行流派,依然是在他们平时能听到的那种最符合他们音乐风格的口味的基础上,更暖的,或者更炸的那种。

另外需要提及的一点是,大家接受文学内容的量明显要比接受音乐内容多,小时候上的语文课也远多于音乐课。随便问一位朋友李白和杜甫谁岁数大,大多数人都能准确回答;而若要问贝多芬和莫扎特谁岁数大,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不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如果问肖邦和拉赫谁岁数大,那么大多数人应该会问拉赫玛尼诺夫是谁。所以,每个人都在不自觉地把自己的文学欣赏能力带入到音乐中。这就导致,文学性上占优的曲子,即使音乐性和表演力都较为平淡,依然能在同类歌曲中更有可能脱颖而出,这一类型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毛不易。

观众用自己的听觉投票,投给了声入人心和耿斯汉,就很客观的反映了当下的现状——在观众能够接受的音乐性之上,表演张力更强的更受大家喜欢。

03 最重要的是提升大众的音乐欣赏力

流行音乐是一种商业行为,不会有人去推一个大家听不懂、不喜欢的曲子。但如果在利益驱动下,大家能够听到的歌都是只满足大家最基本、最原始音乐需求的歌,那么华语乐坛的整体水平将永远无法提升。周杰伦的观点就很说明问题——现今大家在唱的歌,依然是他十年前所写的主流流行歌曲;而诸如《娘子》一类的较为先进的歌,也是在近年来才逐渐走进大家的视野。

这是一场博弈。大众根据平时在车站、地铁、广场、抖音上听到的歌,选出自己更喜欢的;而制作上会根据大家更喜欢的内容,决定下一步推广的歌曲类型。这样循环下去,从音乐性上来讲的结果只能是“劣币驱逐良币”——更有音乐性的音乐只能分享给更小的受众;从整个音乐圈的运作上来讲,决定一首歌、一个歌手能不能火的指标,将不再会是歌曲的音乐性和歌手的演唱水平。

要想破解这一困局,必须要从源头上做出改变。最经典的“囚徒困境”现在依然时时刻刻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发生,而法律、道德、约定正是破解这些囚徒困境,让最终决定的结果对每个人都更好的最根本方式。音乐上也是如此——让大众更喜欢好的音乐,首先要让每个人都意识到,什么是好的音乐。

现如今学习音乐的人不少,学习乐器的人数与从前相比更是直线上升,但绝大多数人学习音乐的目的不是音乐本身。现在很多学习吉他的人,学习的过程是机械性的把左手的把位背下来,然后机械地波动琴弦,弹奏特定的一首歌的特定的一种伴奏。这样的教育方式,只能培育出“拨琴弦的人”,但不能对学习者的音乐素养带来任何提升。在这个过程中,学习者甚至始终没有认识到音究竟是什么。我身边有许多这样的朋友,只会弹特定的一首歌或几首歌的吉他伴奏,在这之后连调是什么都不知道,更别说和弦了。

我们需要的音乐教育,是系统的音乐教育,是美的教育,而不是技术的教育。没有必要每个人都会唱歌、都会弹琴,但非常有必要的是,每个人都要像建立语言素养、数学素养一样,建立一定的艺术素养。现今的高中音乐课实际上对这一目标的贯彻已经比较完善,天津的高中音乐课本中,以每个音乐家1-2首例子的格式,系统性地介绍了西方音乐史,如果我印象不错的话应该也对现代音乐风格和中国民族音乐有一定的介绍。如果这套体系真正被执行,大家应该会更理性地支持刘欢、声入人心男团、袁娅维和龚琳娜。不过遗憾的是,高中音乐课的课时严重不足且经常被挤占;而且即使真的有机会上音乐课,学生们也会因为没有考试压力而选择在课上写作业。

有一些更专业的音乐素养教育在近年来正在被执行。大多数高等学校开设了音乐史、音乐鉴赏类、乐理与视唱类课程,一些地方也在尝试从思政角度以“美育课堂”的形式为学生们提供美育教育。还有一些实践性的尝试,如“五月的鲜花”合唱比赛、“一二九”合唱比赛等,通过让学生们参加到真正的艺术创作中,培养每个学生对音乐——作为一种艺术、一种理论体系,而不是一项技能——的接受程度。

要想提升大众的音乐素养,这项工作必须更加加强、更加下沉。让音乐素养、艺术素养教育真正落到实处,不仅对于提升大众的音乐素养、提升华语乐坛的音乐性有帮助,更对于每个人的性格、世界观都会有积极的影响。

分类: 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