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高考结束后的我的暑假

xqss52904发布

​又是一年高考结束了。关心高中教育的朋友们可能会知道,从明年开始,语数外+3门任选的高考形式将会首次登台,文综理综这种代表着一个时代的高考形式在今天正式的画上句号了。一年又一年,又有许多可爱的孩子们从做题与做梦的循环中走出来,经过一个暑假的放松、游历、思考与成长,正式走入大学,开始面对成年人的生活,体验多元化的成长评价体系,并找到自己的路。说来也怪,这可能是高考生们经历的第一个没有作业、没有课外班、没有桎梏的暑假,却也很有可能是最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暑假了。

我是一个非常惧怕刺激感的人,去游乐园这种大型活动一概不会见到我,当年参加过的集体活动也就仅限于毕业旅行和谢师宴。那个标志着我正式告别少年,走向成熟,拥抱生活的暑期,更多的内容,还是我一个人的思考与探索。

01 南京大学自招“代表队”

高考之后的第一件事是参加中科大在天津南开中学举办的自招考试。考试科目有数学、物理和群面,不过现在关注这个公众号的人都知道我的数学相当的菜,所以这样的考试当然我也完全没放在心上。高考之后开启的我心目中的第一个“探索”就是来到南京参加南京大学的自招考试。当天到学校之后我就在班级公众号上发了一条微博,大致写的是“热烈祝贺天津一中赴南京大学自招代表队成功抵达”,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个“代表队”实际上只有我一个人。

考的是什么已经完全不重要了,毕竟我最后没去那里;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下午的面试,面试的是什么内容也不太重要(反正也都撞枪口上了,问的都是我知道得很清楚的,就类似于904有多少个烤驴或者钢琴有多少个键这样的问题),印象比较深刻的是考官一耳朵就听出来我是一个天津人——我也是从此才了解到,我说话办事有着相当浓郁的“地方风格”。

对我来说比较重要的是,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第一次自己去到另外一个省市——目的其实完全不是考试,而是为了“运转”,简单地解释来说就是体验当地公交并拍一些有价值的照片。考试实际上一共就用了1天时间,但是我在南京停留了4天,另外3天我都做了些什么想必大家心里都有数了……

图1-1 南京大学新校区门口的“D1”路,D就是大站快车的意思,进城需要3块钱。仙林校区后面就是成片的山,看起来甚至比咱们的津南校区还要更荒凉一些。

图1-2 连接我住处和“学校”的323路,配车和当时天津323路出奇地一致,甚至也和现在的904路一致。

图1-3 520路,很有纪念意义的线号,不过到最后也没等到这条线发车

图1-4 34路博爱线。从中山码头开往中山陵,据当地车迷讲是按照当年孙中山的灵柩运抵南京后在当地的运送路径开设的,故冠以“博爱”之号。34路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线,现今看来颇有“庭有枇杷树”一段的意蕴。

比较有趣的是,在南京的四天里,恰好遇到一位天津的火车迷也在南京运转。在他和当地一位火车迷朋友的带领下,我这个对铁路不怎么了解的人也走进了封存已久的浦口火车站内部,亲自爬了爬当年朱自清父亲爬过的月台(确实不好爬),也看到了中国第一代动车组列车“先锋号”的遗迹。

图1-5 浦口火车站内部,随着“买橘子”梗的流行,这里几乎已经无人不知了。

02 青岛,走遍海岸线

从南京回来是当年的6月16号,转天6月17号是我的生日。大家知道我对过生日这件事没有任何兴趣,所以当天的活动安排就是在学校门口卖了一天笔记——当然卖的不是我的笔记,毕竟我是我们班里名副其实的高考倒数第十名。再转天6月18号,我就和我们班的二十名同学一起,踏上了前往青岛的毕业旅行之路。

说是毕业旅行,但其中肯定也会夹杂一些私货,有一些不太感兴趣的活动我就没有参加,而将空出来的时间全部投入到“运转”之中了。

图2-1、图2-2:青岛最著名的2路电车。我了解到甚至有人把图2-1当做了自己的桌面壁纸,但实际上这张图是我模仿一位dalao的机位和手法拍出来的仿品。

图2-3 一款再经典不过的京华客车,似乎叫“百C”天津1路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用过一辆,而青岛黄岛的这批车活到了2015年。

当然,更多的,也是我更珍惜的,还是和同学们在一起的时光——说这是“最后的时光”也不为过,因为这一段生活、这一段念想,结束了就是结束了。

图2-4 遥控快门是个好东西,这也是我这么多年来为数不多的正常相片之一了。

图2-5 图中大家站的这个地方其实是不开放的,走下去需要一段“越野”,大家都下去了,我因为实在担心发生安全问题,选择留在上面给大家拍照。每个人都在看一望无际的海岸,我不知道大家看到的是什么,但我大概看到的是,自由、希望、选择,还有——你们。

这一路上,不同的人抱着不同的目的而来,但希望都是相同的——大家再看看彼此。三年来,有的人收获了成长、有的人收获了目标、有的人收获了梦想,大家也会遇到挫折、遇到抉择,遇到感情上的幸福、困惑与折磨(当然我没有……)。不过有一点是共同的——这么纯真的、没有利益成分的友情,大概这是最后一次了。

03 蓟县,北极,三个人的说走就走

别误会——这个“北极”指的当然是天津公交的北极了。

图3-1 旅游专线14路是当时天津公交最靠北的一条线路,黄崖关长城站是当时天津最靠北的公交站,我不知道现在的蓟村村通3路有没有打破这个纪录。

虽然没出天津市,但是单纯为了坐公交车来到这片140公里之外的旅游区实在是有些浪费了。于是叫上我最好的两个朋友,来了一个“蓟县三日游”,主要景点是黄崖关长城和梨木台。当然,和同学一起来,去的目的也就不仅仅是运转这么简单了,也包括和大家一起爬爬山,交流交流,另外也是为了陪一位刚刚结束数年恋情的朋友散散心。

图3-2 要说散心,我觉得没什么比登高远眺更合适的了。恰逢来到这里前一天刚刚下过一场大雨,爬山的这几天天气都非常凉爽,略带一点雾气的山水景色看起来也非常养眼。这张照片在一个类似于“视觉中国”的图片版权平台上卖出过30元钱。

我们现在还保持着联系。其中一位朋友是当时的副班长,学习成绩和工作能力是大家公认的强,也是当时我们班考到T大的8名同学之一,现已准备出国深造,我现在作为T大的4.5等公民还在借用他的校园网账号。另外一位同学和我从初中开始就在一个班,现已经出国读书2年。我作为其中最菜的一个,好在没有落后太多,终于也在4年后来到了T大,不过作为T大的博士生,人生境遇和眼界与T大的本科生相比,实在是完全无法比较了。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我当年确实能够“正常”发挥,数学那道选择题不错,物理维持在115分的水平,我大概也能到T大的录取分数线。但是如果我到了T大,我还能像这四年一样,在“快乐学霸”的同时还能追求一些我自己喜欢的东西吗?

04 济南,养生观光运转游

济南是名副其实的公交发展大市,有着完备的公交系统和丰富的公交文化。电车、铰接车、BRT一应俱全,新车、老车、古董车同台登场。这里当然不如南京发达,也不如青岛美丽,但确实是一座适合养生的小城。

图4-1,图4-2 如果你是一位天津的公交车爱好者,相信你一定会对图中这款车留有超级深刻的印象。2015年还能坐上这款车,而且状态居然还出奇地不错,惊喜程度丝毫不亚于古董复活。为了这一款车,这趟值了!

图4-3、图4-4 如果再选两款当时当地有代表性的车,那我会投票给BRT虫子和二踏非空青年。图一这款车的同款造型开启了天津公交的混动时代,也开启了中通的现代化时代;图二这款车的品牌曾经是中国高端客车的代名词,现在却因为“南阳水车”成为了诈骗的代名词,不禁令人唏嘘。

这里给我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有两个:一是不论男女,“老师”是对一个人的尊称,无关职业;二是黑虎泉的泉水确实被当地市民用来不经过滤不经煮沸直接喝,我也喝了不少杯。

图4-5 还记得大明湖畔的荷花吗?

图4-6 泉城,到处都是“取水点”

05 人在天津,生活同样有意义

在剩下的零零散散的在天津的三个月时间里,我也做了一些比较有价值的事:

1、把驾照考下来了。得益于多年用900度手动挡模拟器开omsi的经验,4米车的驾考对我来说实在是驾轻就熟。非常感谢我父亲对我的信任,在这之后的4年走下来,我相信我应该是我同龄朋友中驾驶经验最丰富的。我家车没有倒车影像、没有EBD、没有自动挡、没有一些电子辅助功能,但它让我体会到了最纯粹的驾驶乐趣。这辆车是我的朋友、全家人的朋友,我一定要让它以最饱满的姿态尽可能长久地活下去。

2、……好像没有2了。这段时间我的家人经历了一次健康上的“大考”,我的生活里出现了一个妹子,不过这些很快都过去了。

转眼间来到了9月10号,这时距离开学已经不远了。假期里最后一次印象深刻的游历,是来天南大新校区“参观”。

图5-1 612/3/5路慢线于2015年9月10日开通

那是通往新校区的公交车开通的第一天,我和一位即将在天大新校区就读的朋友坐慢线第一次来到了这个我们即将生活2年的地方。

图5-2 我大概是我们宿舍的第一位访客,也是新校区建成之后这间宿舍的第一位访客。

图5-3 新校区的“文化走廊”,当时还处在正在施工的状态

图5-4 正在施工的,还有天大的标志性建筑“斗兽场”。这一切施工都要在大约5天内完成,因为9月16号这里即将迎来它们的第一批新生。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我在去新校区的路上摔碎了我到现在为止都最喜欢的Lumia 1520,临时买了小米note1,自己搬着行李坐上了612快,来到南开新校区报道,当晚就参加了军训负责人任务布置大会,四年的新征程由此开始。

——不过,几天之后再来看这四年,就又变成一段故事了。

分类: 散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