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线

我曾经是一个很细腻,很多愁善感的人——或者说,现在也是。高中时,除了物理之外,我成绩最好的一科实际上是语文;本科期间,我最喜欢的一门课也是大学语文。文学艺术和科学技术一样,是我们和世界沟通的渠道。每天我们都在接触身边的美好,那么以语文为代表的文学艺术素养,就是帮我们感受美好、表达美好、建立起世间万物之间和世界与自己之间的情感联系的工具;它让我们更鲜活、更完整。 以下这篇文章,《牵线》,是我高三月考 阅读更多…

音乐,让我成为我

1、从音乐这个角度来讲,我在南开也依然是个无名小卒,在清华就更是了。 2、说来我走上流行音乐创作这条路,可能比今天舞台上的各位老师要更早一些。我从4岁开始学电子琴,按照“1-3-5-7-8-9-特长生”的顺序逐年考级,到7级以后就稳稳地每年都是天津市优秀选手了。印象中大概是我在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就在当时的电子琴课上弹过一首自己的“原创”,我清楚地记得当时那个旋律的和弦都是我自己配的,在当时我就已 阅读更多…

坚果 R2、TNT Go 上手体验:下一个十年,融合计算的再探索

最新一代的坚果产品——旗舰手机坚果 R2 和扩展套件 Smartisan TNT Go 已于2020年10月20日正式发布。与往常坚果手机的发布过程不同,这次发布会在群众之中的关注度和引起的讨论都极小。本次发布会既没有锤子时代罗永浩的金句频出,也没有新坚果时代朱海舟的感人至深,甚至连当年喊着“下次一定”的人,现在都已经不见了踪影。 当发布会上宣布,配置与其他国产旗舰相近的坚果 R2 的起售价为 4 阅读更多…

我的《自然辩证法》论文:浅谈自然辩证法与近代物理学的发展

国际劳动节又称“五一国际劳动节”、“国际示威游行日”(International Workers’ Day或者May Day),是世界上80多个国家的全国性节日。定在每年的五月一日。它是全世界劳动人民共同拥有的节日。 18至19世纪以来,能量守恒定律,原子-分子论,元素周期律、细胞学说、进化论等新的科学理论不断形成和完善,自然观和科学方法论的进展也导致了原来静止看待问题的形而上学自然观 阅读更多…

新 iPhone SE “云评测”:苹果的底气

真可谓“千呼万唤始出来”,在备受好评的iPhone SE发布四年过后,新款的iPhone SE,或者叫iPhone9,又或者叫iPhone 8S,再或者叫iPhone 7SS或iPhone 6SSSS,终于发布了。售价依旧3299元,造型依旧经典,性能依旧最强,但我们似乎没有见到当年万人空巷的购机热潮。这是为什么呢? 01 新iPhone SE,目标客户究竟是谁 “SE”作为一个苹果首次提出的产品 阅读更多…

《歌手》特论:如何看待袁娅维被淘汰?

袁娅维被淘汰,可谓是本季《歌手》爆出的最大冷门了。近年来对于袁娅维的评价,大众一直保持着“少数的两极分化+大多数的漠然”,也即,一小部分人认为袁娅维拥有更优秀的唱功、更先进的音乐理念,是中国soul和jazz领域当今的绝对领军人物;另一小部分人认为袁娅维演唱的曲目大多不知所谓,虚无缥缈,像是“跑掉”,而绝大部分人对袁娅维的认识停留在《说散就散》上,认为她是一个和冯提莫同级的普通的唱ballad的新 阅读更多…

Redmi K30 Pro“云评测”:产品定位与竞品分析

Redmi K30 Pro是近日来大家关注度极高的一款产品,受众广泛度和产品热度都名列“骁龙865性价比旗舰”之首。我之前曾对这款产品的价格预测是,6+128起售价2999,8+128走量版3299,不过就发布会上公布的售价来看,显然这次Redmi对自己的产品更加自信,产品分为了“普通版”和“变焦版”,普通版阉割了上一代中用来凑数的两倍镜头,改为主摄裁切。 这次的各版本售价分别为: 普通版 6+1 阅读更多…

《爱情公寓5》第34集:一场悲剧的实验价值

爱情公寓5终于被我以每周6集的速度看完了。除前两集引入新人的剧情略有拖沓以外,整部剧无论是在每天看新剧的过程中还是在整体看完以后再去回忆,我都会认为这是一部与前四部分离开,完全创新的电视剧。这一创新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更加紧密地结合时事,敢于大胆做出评论。颜值平均眼睛、假消息假新闻、弹幕空间、健身馆被老年人霸占等等剧情,都是紧密围绕着当下社会关注热点开展的。剧情在保证喜剧效果的基础上,还 阅读更多…

《歌手》时评(第八季第二期)

照例,每周五晚8点半是我和老师meeting的时间,所以节目的直播依然没有时间收看,于是今天用一定的时间打开网易云听一听音频,再写一写纯主观的感受。 01 袁娅维《不亏不欠》 袁娅维的核心能力是爵士的内核加上流行的表演,所以从音乐的起点上就决定了属于她“本征曲风”的曲子注定拥有很高的音乐质量,但也注定“曲高和寡”,因为作为一种在国内尚属异类的高端形式,我们不能给袁娅维的曲风直接定义为“高端”,但其 阅读更多…

《歌手》时评(总第八季第一期)

《歌手》这个节目,走到如今已经是第八个年头了。八年来大陆的流行音乐环境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2012、13年时,我父母最熟悉的曲子是由《中国好声音》带来的一些标准较高制作,比如《我的歌声里》《亲爱的小孩》等;而2020年我从北京回到家之后,发现我父母现在最爱听的曲子,是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流行起来的《火红的萨日朗》。 所以,这个节目的核心受众和8年前相比已经大不一样了。国内主流的、大众化的音乐 阅读更多…